啥cp都吃

真的真的是个写手。
我永远喜欢诸葛青。

去了成都和这位老年人 @妙手空空猴 见了面(坐了四十小时的火车啊啊啊)

人长得其实不老年,但是这位朋友葛优瘫技能真的是满点啊!全程瘫!沙发椅子都能瘫!三百六十度螺旋瘫!

(因为腰疼正襟危坐的我像个教导主任)


聊的非常开心!感谢你虽然不吃逆但看到青也也没骂我!(虽然你心里也是拒绝的)

【段子】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发那则公益广告的人的名字

写同人就是为了开心我才不会写命题作文呢——真香。

是表白一个太太。因为只写也青太短没诚意所以把一人我主要吃的CP都写了一遍,效果意外地好(个人最喜欢宝岚的

都是充满恋爱酸臭的甜段子,没刀放心吃,顺序是也青-玉禾-宝岚,没有联系但有递进,不建议跳读。

时间点是漫画最近连载到的位置,也就是无根生宝藏篇之后。

第一次在lof上发非沙雕向内容,主要还是表白,也算是一种写手挑战——我相信,曾经戳爆我笑点的句子,也能戳中别人的心(什么逻辑

 

万家灯火

总有一盏灯为你点亮

世间种种

还有一颗心为你燃烧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9月30日下午5:00,年轻的异人小伙伴们同时收到了这样一条匿名消息。)

 

【也青】

诸葛青坐上飞机,正准备开飞行模式,突然就收到一条消息。诸葛青反复看了几遍,笑得座椅颤抖不止,身边乘客都怒视他,才勉强憋住。

 

说实话,他十年没见过人这么表白了。

 

虽然消息是匿名发来的,但诸葛青认识的怪咖不多,能编出这种词的,绝对就他一位。

 

无他,这种来自上世纪的语言风格,恐怕只有穿跨栏背心、扇着蒲扇喝着养生茶的人来写才协调。

 

想想看,王也捧着那只老头玻璃杯,挠着他那并不浓密的长发,在手机上写了删删了写,最终打下了这不算优美但对仗工整的一句话——不不,说不定他不是直接用手机打的,他也许会拿一根中华牌铅笔,在随手撕来的某一张日历纸上写写画画,努力从他那填满“常应常静”的脑子里挤出两句不那么清净的话来。

 

不知道他语文学得怎么样,是否擅长编这种句子。但反正诸葛青记得他字写得挺好看。过年的时候他说不定会在家写对联,上联:万家灯火……下联:世间种种……横批批个什么呢?

 

爱你一万年?或者再夸张点,白头偕老?或者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怕是生不了,但也可以写在对联上,然后贴在门口。

 

不过这对联太长了,恐怕贴到地还能再铺开一两个字,真滑稽。

 

诸葛青越想越高兴,笑得像个傻子。旁边的大叔突然拍拍他:“小哥,我孩子睡觉了,您能别哼歌了吗?”

 

诸葛青连连道歉,心里却想:“哼歌?我还想起来跳个舞呢。”

 

 

王也开着车往机场走时,突然收到了那条消息。

 

会给他发消息的人不多,大家都知道他不爱掺和事,他也乐得清静。所以虽然这条消息匿了名,王也还是一眼看出这是谁发来的。

 

真有意思嘿。

 

王也说话向来都是随意断句——当年上学的时候,明明题目是《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他愣写出一种逛菜市场的气势,同学说他是“仰望糖葫芦脚踏菜叶”——所以当他看到这对仗工整的两句话,且不是在过年期间的大门上时,就觉得特别陌生。

 

“熟悉的东西没意思,陌生的才吸引人。”王也头脑里突然冒出这句极不清静的话。

 

这没关系,想了就想了,强压着才最不清净。

 

路上终于堵了车,王也拉上手刹,拿起手机又开始咂摸那条消息。

 

以前光知道诸葛青能说,没想到他还能编这种东西。他会的可真杂。

 

以后啊——现在刚是表白,以后还远得很,但早晚要来的——以后他就不出家啦,红尘可真好,他要跟红尘一起过日子。

 

家里那边肯定不能同意,但也不一定,毕竟他当初出家时也没真被打死,况且修行这几年他是越来越耐打了,青也很耐打,他亲测。

 

可能会糟心一段时间,但早晚会好起来的。等到稳定下来,他们就一起过日子。他是个无聊的人,诸葛青可能受不了无聊,那他们就去领养一个小孩儿。

 

男孩儿或者女孩儿都可以,但最好还是男孩儿吧,女孩子万一养成他这性格可不好啦。

 

小孩儿姓王还是姓诸葛?都可以,或者也可以把另一个人的姓氏当名字。诸葛王和王诸葛哪个好听一些?

 

还是尊重小孩儿的意见吧,先给他起个小名,等他懂事了再挑。

 

等到年纪大了,小孩儿就不愿意理他们了。到时候诸葛青说不定会去跳老年交谊舞,全广场的人都惊叹,哎呦这是谁家的大爷,穿得这么骚气!

 

骚气的大爷眯眼笑,就是不告诉他们。人们都好奇地跟着他,发现他居然跟坐马扎上喂鸽子的那位无聊大爷回家啦!

 

 

飞机降落时,太阳也将落未落。北京城地势平,路也规整,在上空看就是一圈一圈的亮光,用王也的话说“跟手抓饼似得”。

 

诸葛青的飞机落在这张手抓饼边缘,下机,取行李,王也的电话打进来了,诸葛青板着脸,问在哪里接,然后直接挂断,语气里没透露一丝笑意。

 

既然是你先表白,那也别怪我逗你,敢问谁不想看王道长着起急来的样子呢?

 

走到约定地点附近,诸葛青低头看位置共享,自己和代表王也的那个小圆点只隔了一个拐角。

 

诸葛青调整表情,拿出毕生演技。

 

 

老远看见诸葛青往这边儿走,他低着头,表情沉重。

 

王也心里纳闷,这货不是下午还“为你燃烧”来着吗?怎么这会儿就跟欠了他钱似的,刚才电话里也不好好说话……

 

王也突然站住脚,恍然大悟。

 

夭寿诶!他的诸葛青、居然、害羞了!

 

王也再次打量诸葛青的表情,是害羞,绝对是害羞。刺激太刺激了,说不定这辈子只能看见这么一回。

 

王也恨不得拿手机出来录下这历史性一刻。但他随即又想起,从诸葛青视角看,这件事目前应该是他匿名表白,但直到飞机降落自己都没有任何回音。

 

诸葛青写出这种词来,应该就是准备好被他认出来了,所以他现在一定以为自己的表白遭拒了。

 

所以他并不只是害羞,更多的是尴尬,甚至失落。

 

那应该怎么做呢?饶是王道长这位不解风情界的翘楚也想到了,这时候应该主动向他走去,用真诚的目光注视他,然后给他一个坚定的拥抱,诸葛青一定会感动到落泪的!

 

“老子真是太浪漫了!”王也想。

 

 

诸葛青一边走一边偷偷抬眼,从刘海的缝隙窥视王也。王也板着脸,目光呆滞地向他走来。

 

嘿,尴尬吧,沮丧吧,痛苦吧?

 

多有意思啊,仙风道骨的王道长为情所困,这情节电视都不让拍的,现在让他看到直播了。

 

所以王也会怎么做?

 

王也拥抱了他。

 

……

 

诸葛青有些恍惚。这个接机方式,王也这是……被诸葛白魂穿了吗?

 

可他这么大一坨抱过来完全不可爱啊!

 

“……老、老王?”

 

“嗯。”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嗯,”王也郑重地点点头,跟他分开一段距离——但仍贴得极近——王也搭着诸葛青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说:“我接受了。我们在一起吧。”

 

“……不是?”

 

什么叫你接受了啊?!怎么了你就接受了啊!你自己表白然后自己接受这是个什么操作?!

 

我看你是终于接受自己的霸道总裁人设了吧?!

 

强烈的诡异感把诸葛青本该有的感动冲的一干二净,王也这才看出不对来:“那个,那个匿名表白,不是你发的吗?”

 

“没啊,什么,什么匿名表白?谁发的?”

 

王也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诸葛青:“嘶——万家灯火?”

 

诸葛青试探着接:“总有一盏灯,为你点亮?”

 

“还说不是你!”

 

 

两分钟后,诸葛青和王也并排坐在机场长椅上,各自拿着对方的手机看那条消息,场面特别尴尬。

 

“咳咳。”

 

两人同时转头:“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吗?!”

 

“……”

 

两人对视几秒,又一起转回去。王也嘀咕:“所以这东西到底是谁发的?”

 

“应该是系统群发的吧?说不定所有人都会收到。”

 

“……”

 

“所以这件事的经过是系统群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消息,这消息看起来比较像表白,所以我误会成是你发的,你误会是我发的。”

 

“嗯……所以你接受吗?”

 

“啊?”

 

“你不也误会我了吗?这样咱俩平了,所以你接受吗?”

 

“哦,接受呗。”

 

两人沉默了一阵,都觉得系统消息这种捅破窗户纸的方法实在是缺乏美感。

 

“嘶——要不……”王也提出建议:“咱们还是正式表一下白?”

 

“我看行。谁先?”

 

“我先吧。”王也坐正,又露出了他自认为真诚实则呆滞的眼神:“和我好吧,诸葛青,这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你再说这句我可要打人了。”

 

“反正你刚才已经接受了。该你了。”

 

“嗯,好吧。”

 

诸葛青站起身,踱到几步之外,然后郑重地走到王也面前。王也勾着嘴角,等着看他又要说出什么花里胡哨的怪话。

 

“老王,我,”诸葛青酝酿了半天,还是没好意思,只弯下身子,伏到王也耳边。

 

王也好奇地睁大眼睛,只听他轻声说:“我的心呐,可是为你燃烧着呢!”

 

“哈哈哈哈哈!”两人同时笑得直不起腰。

 

“你这什么呀太偷懒了吧?”

 

“我偷懒?你没看出我做了多少心理建设才说出口?”

 

“我才不信!这种话你以前跟姑娘都是随便说的!”

 

“唉走了走了,傻死了。你们北京怪冷的。”

 

诸葛青说罢,真的朝地下停车场的电梯方向走去,把王也和行李箱留在原地。

 

“啧,祖宗,走反了,那边儿!”王也一边招呼,一边认命地拉起行李箱。

 

【玉禾】

本来是一个平和的傍晚,张灵玉坐在陌生的公司里,有些局促。他原本是在墙角安安静静地打坐,休息时拿出公司给发的手机戳点了两下,就看到了那条信息。

 

心里正纳闷,突然一个好友申请递了过来,对方网名叫“刮骨疗毒”。

 

张灵玉手一抖不小心点了同意,“刮骨疗毒”仿佛是生怕他反悔,直接一个视频邀请过来。

 

张灵玉看了看四周,徐三徐四在不远处抽烟聊天,张楚岚自己在房间里休息。他把手机音量关到最小,接受了视频邀请。

 

结果他调的是铃声音量,视频一开,一声巨响的“HEY~”就从手机里钻出来,张灵玉手一滑,手机摔在地上。

 

对面的人发出一串轻倩的笑声,楼上楼下都听了个明白。张灵玉偷瞟徐三徐四,明显看到他们眼中的敌意。

 

他手忙脚乱地捡起手机,拇指按住出音口把音量调到最小,然后把拇指抬起来一条小缝,还是觉得声音偏大。

 

夏禾支着下巴,长发垂在云朵似圆润的肩上,笑出一个酒窝:“听说你去公司了?”

 

“你为什么能……”

 

“为什么能加你是吗?小号啊,准你拉黑还不准我开小号了?一样网名头像的小号,我开了一串。”

 

“全是给你准备的。”这半句没说出来。

 

夏禾接着说:“去公司也不错,张楚岚在那儿,你一定想去龙虎山吧?正好借他的名号。”

 

“……不要提,不要提这件事。”

 

“怎么?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这么厚脸,还敢提龙虎山?可是诶,”夏禾叹口气,换了一只手捧脸:“可是我做过无数错事,也辜负过不计其数的人,但唯独这一件,起码到今天为止,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张灵玉煽动嘴唇,似乎有很多话想讲,但这些话在他嘴边互相中和、彼此吞噬,最后只剩一句:“随你怎么想。”

 

“那,你后悔吗?”

 

“你指哪件事?”

 

“所有事。”

 

张灵玉沉默了半晌,答道:“我师父说,修道之人……”

 

“别提你师父。我问你后不后悔,没问他。”

 

“……”

 

张灵玉最终什么都没说。

 

楼下叮铃桄榔响了一阵,冯宝宝突然跑上楼来要找张楚岚,徐三徐四都拦她不住,拉来扯去不知在闹些什么,暂时没有人注意他。张灵玉终于把按着出音口的手指抬起来。

 

两边都沉默了很久,夏禾突然说:“喂,你在几楼啊。”

 

“二楼。”

 

“二楼啊……可惜了,啥也看不着。”夏禾说完,皱了一下眉:“哦,我忘了,你在公司,那边天黑晚。”

 

说罢,她似乎把手机拿了起来,切换成后置摄像头,把摄像头对着窗户。玻璃很干净,能倒映出夏禾的脸。

 

窗外是将睡未睡的夕阳,华灯初上的城市。

 

夏禾所在的楼层似乎非常高,昏暗中遥远的楼房、马路都被模糊掉了,清晰的就只有光,路灯、车灯、霓虹灯和夕阳发出的所有的光。

 

还有玻璃上那人眼睛里的光。

 

真奇怪,张灵玉想,路灯、车灯都是俗物,怎么一落在人眼睛里就都有了仙气。

 

他正想着,那边的人突然拖着长音,用一副要朗诵的语气,念起那条信息:“万家——灯火——”

 

“总有一盏灯——”夏禾停顿了一下,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我自己点一盏!你也没有吧,这盏灯也算我点给你的。”

 

屏幕里一下子被手电的反光填满,她打开窗子,反光消失了,城市夜景重新回到屏幕中。

 

“世间种种——还有一颗心——为你——”

 

“燃烧。”屏幕两边的人同时小声呢喃,不知道对方听见了没有。

 

燃烧,是毁,但也是暖。当某一颗孤独的心,甘愿把自己的骄傲、信仰甚至安身之所都燃为灰烬时,也许就能换取一盏为自己点亮的灯。

 

就算没有,那火焰的亮与暖,也足以笼罩余生。

 

夏禾突然笑起来:“呵呵呵,真没想到这年代还有这么土的文案,但我一看,就觉得你会喜欢!是吧?”

 

张灵玉第一反应是否认,他摇摇头,却小声说“嗯”。

 

一个多小时后,天津的天也黑下来。公司的房子在郊外,看不到多少灯火,甚至因为雾霾连星星都看不到几颗。

 

渐暗的天色中,张灵玉一字一字地打出一句话。

 

“我不后悔。”

 

“永远不后悔。”

 

对方很快回了:“中秋节快乐~❤”

 

中秋节已经过去一礼拜了,张灵玉仰头找了一圈,不见明月。

 

“嗯,中秋节快乐。”

 

【宝岚】

冯宝宝砸开楼道里的消防柜,取出里面的消防水管,然后拖着水管上楼,一路上撂倒同事无数。

 

其实除了少数愣头实习生外,大多数同事都知道这位临时工大姐不好惹,左右她闯出祸来也不是他们背锅,象征性地拦拦就自动倒在地上哼哼了。

 

徐三徐四正站在二楼窗边抽烟,张灵玉坐在角落里玩手机,一张俊脸不知为何红红的。

 

突然一股水流呲过来,烟全灭了,转头就看见掐着消防水管的冯宝宝。

 

徐四翻眼睛看看屋顶,没闪啊,他们今天专门把烟雾警报关了才抽的。

 

“宝宝?怎么回事?”

 

冯宝宝没理他们,径直走向张楚岚休息的房间。

 

“诶宝宝,你小点声,人家养伤呢,好不容易得空休息……”

 

“你走开,别拦窝,窝找脏粗岚!”

 

“有什么事你就不能等他睡醒再说吗?!还有你这举着水管又是什么意思啊张楚岚着了吗!”

 

“憋拉窝,让脏粗岚粗来!”

 

宝宝平时都很听话,今天这迷之执着让徐四不禁想起了当初龙虎山上她硬要买千年塑料火琉璃的架势。

 

正闹着,楚岚房间的门突然开了,他顶着一双惺忪的黑眼圈,看着外面满地的水、熄灭的烟头、拉着冯宝宝且被溅了一身水的徐三徐四,以及坐在角落里迷之脸红的小师叔,足足愣了有5秒。

 

“你们……玩水呢?”

 

“……”

 

一片寂静,没人能向他解释事情的经过,只有冯宝宝手里的水管还在滴滴答答地淌水。

 

“这是……这是咱们公司新的团建活动吗……”

 

“……”

 

徐三说:“宝宝,你不是找他吗?”

 

张楚岚看向冯宝宝:“宝儿姐?你找我有事?”

 

冯宝宝定定地打量他一番。

 

“没四咯。”

 

说完,又掐着水管转身下楼去了。

 

徐四跟着冯宝宝下去,吆喝着组织人打扫战场。徐四吐掉湿漉漉的烟,冲张楚岚耸耸肩:“你继续休息吧。”

 

“嗯。”

 

张楚岚关门,躺回床上。他们不知道他已经失眠很久了,所谓睡觉,只是逼自己躺着休息疲倦的身体而已。

 

他心里休息不下。

 

张楚岚一歪头,发现手机上收到了一条信息。他点开看。

 

“嘻、嘻嘻,呵哈哈哈哈哈嘶——哈哈哈哈哈……”

 

笑意像泉水,一开始只有一缕,渐渐地如溪、如瀑……笑意像海浪般涌来,终于淹没了他。

 

笑到牵动伤处,他捂住肚子,继续笑。

 

“什么骚扰信息。”他笑着抱怨,随手把那个页面截图存进相册。

 

张楚岚躺着笑了一会儿,终于觉得有点困了。

 

他睡着了。

 

万家灯火

总有一盏灯为你点亮

世间种种

还有一颗心为你燃烧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对题目的解答】

“那可不,从别的次元发过去的你能知道吗?”


最后表白,上面这则央视公益广告风的文案是一位画手太太中秋节画的图配的。实话当时看到这两句我原地笑了一分钟,一想到居然有人能面不改色地写出如此老干部的文案我整个人都哈哈哈了。

 @妙手空空猴 圈一下当事人。

总之就是向阿猴表个白:爱您!请继续生产有趣的日常梗和莫名违和的文案!

好了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希望给你带来了些许乐趣。

我捞到一颗官方大糖!!!

钓鱼巧咖是最好玩的,因为他俩都会眨眼,巧克力还会wink,他俩放一起完全是调情现场啊!

(突然get√这个游戏的正确玩法)

然后我发现,要是先把黄酒放右边,不管左边放巧克力还是咖啡都会背对他,但是如果放对方他俩一定是面对面!

而且他们刚放上时还是面对黄酒,会转一下变成背对。

不过他们好像是针对黄酒,我用竹筒饭试就没有这个问题。(毕竟谁不想关爱可爱的竹筒饭

巧咖:你是直男,我们疏远你!

黄酒:???

御侍:酒酿做菜呢你就跟这些基佬凑合钓吧。


求你们都去试一下啊!!巧咖钓鱼动图互相眨眼真滴可爱!

试了一下京麻和排酒,emmm麻小跟红酒你俩咋不眨眼啊!

麻·目光呆滞·小

其实还想试饨苓茶奶豆花什么的,可惜都探索去了。

继续玩拟物~

上次把老王拟作袋鼠,有小伙伴说性格其实不像,今天看见一个太太发的也青薅须子的图,突然间福至心灵。

老王头上那些碎发,也太像玉米须子了吧!

不知道别的地方的小伙伴吃没吃过,我每年夏天都吃蒸黏玉米,那个须子真是……强迫症的噩梦……

所以谁说拟物非得拟动物呢~老王就是玉米了吧~

王也道长,温润如玉米。


然后p2是拟作仓鼠的宝儿姐追着玉米先生埋,加上食性关系果然就更合理了呢(我配色这么恐怖我也很绝望啊)

宝儿姐:有吃的,就赶紧种上,不然以后没得吃。

说起来不光仓鼠,乌鸦啊什么的都是吃玉米的吧?老王就这么成了食物链最低端吗?

老王:要不是我特别能打早被人扒光吃完了。

乍看是无害的植物,实际上超能打,还挺萌的。

上次发的拟动物:

http://zrzhangruirui.lofter.com/post/1eadec78_12a13fde9

顺便,上次这条↑评论区那三位说要写拟物的朋友你们文呢?文呢?隔两天回去翻一次果然谁都没有写?

手写选手又来污染环境。

都不认识孩字了。


(咦,又是谁借用我的身体P沙雕图?)

关于服装的吐槽。
前几天重看了动画打小火神那集,强迫症迷妹全程都在想:他外套什么时候掉下来,怎么还不掉下来,快掉下来(掉下来我好去捡啊)

失眠,PS又坏了,所以激情手写,我尽量写得好认了……
尽管没有PS还是关不住想皮的心,p3纯sai制作伪某宝页面。

诶呀发出来自己一看,我字好丑啊(捂脸)

默念我是写手,画画丑也没关系……

一组关于一人的拟动物。有CP,先看tag避雷。

终于找到了像也总的动物。

拟物太好玩了~王道长太好玩了~


用了一张铃铛太太发的狐狸图,不太熟我怂就不圈了……其余动物图片全是随手搜图。

后补了一张亮燕,开始没想到小贾像什么,感谢评论区铃铛提醒~

有小伙伴说夏禾那两个白蛇图第一张是球蟒,是一种一碰就会缩成一团的蛇,其实是不符合夏禾的。

还有这种害羞的蛇,好新鲜哦,我一直以为蛇都挺可怕的。

然而懒得改了……呃大家就理解成,白蛇是神话中的白蛇,其实哪个品种都不属于?正好跟小师叔组成充满仙气的cp?

另,我只是觉得他们像p个图而已,并不是设定,谁想写这类动笔就好啦不用问我!

一起搞拟物啊!感觉画起来会特别可爱,写也有趣有好多动物梗可以玩~

就是也青这个比例岂不是很像带孩子2333

关于小饼干的卖蠢桥段。

人手真难画,老王更难画。写手画画别太认真,我尽力了。


另外非常想看阿青叼pocky!

想看他咬着一节长的说“吃吗?”,想看他叼一截短的假装抽烟!

但我画人丑,所以P8画了狐狸咬pocky看起来像小狗叼木棍)

哪位路过的会画画的太太可以考虑一下画pocky?或者也许已经有人画过了求指路?

看到昨晚的更新真的旋转跳跃!

说好的憨直愚直小师叔呢!几十话没见你也叛出师门了!

瞬间被小师叔圈粉!

小师叔这么果断的话玉禾有望HE?坐等插叙!


P2王道长发来贺电2333

【诸葛青】堂堂一只狐狸你怎么话这么多?

一些分析和感想,完全基于原作,无CP

主诸葛青,捎带其他角色,主要根据漫画,涉及碧游村和北京篇,动画党注意避雷。

我这人看了东西就想分析,分析完了就必须跟人讲,不讲难受,然而我的小伙伴似乎都没闲工夫听我逼逼(太惨了),憋的太难受了写一下,不知道有没人有兴趣看。

我最喜欢诸葛青,天天满脑袋都是老青,把脑袋都憋青啦!(都给我笑

我喜欢诸葛青,非聊他不可。


思考这些问题的起因是我在看漫画时关注到一个问题。

老青这个人,话可真多啊。

没错,老青乍看容易给人一种神秘感,但多看一些漫画里他出场的情节就会发现,这家伙周身总是围绕着大片雪白的文字泡,显而易见:

老青说话密集程度堪比黄少天。

为了证明这一点我截了连续的三张图,并把老青的所有文字泡涂成了爱情的颜色。(没打错,这就是我爱情的颜色



这段主要表现老王的处境和焦虑,捎带了一点老青的心结。另外“调教起点少年”和“男孩A女孩F”的段落大家都知道全是老青在说,所以我没选。


黄少天是一个很简单的角色,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话多。老青和他的不同在于,黄少天说的话很重复,没什么意义,给人的直观感觉就是“这人嘴好碎”(客观说,不是黑),而老青说的话大都有意义,并且他不太爱说假话。

是的,老青会隐瞒某些事,但他很少说谎。从我截的这三张刚好可以看出来,“我也想要,我感到自己很无耻”这样的话可以直接跟王也说出来,这坦诚和理智是大多数人做不到的。

所以老青给人的感觉不是“话多”,而是“想得多”。

老青:话说多了,就容易打脸,过去,我一直打。


老青不爱说谎,甚至经常把自己的心里话随口说出来,这一点其实跟他的形象气质特别不符,刚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我也很惊讶。

因为出身神秘的大家族,衣着讲究还眯眯眼,遇到王也之前一直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加上被比作狐狸,诸葛青很容易给人一种神秘、狡猾的印象。

但是再一想他的出身就明白了:大家族里养大的少爷,天赋异禀人又讨喜,前二十年都是春风得意的,他长那么多心眼做什么?


说到少爷,一人里塑造了很多位少爷。

早些年的故事里总爱把富二代塑造成反派,很多人都有仇富心态,因为富人确实占有了让人嫉妒的资源,但客观说,富二代比一般的孩子更单纯、也更讲道理。

人与人之间原本是不可比的,因为不同人的条件不一样。但你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你在童年和青春期里,受到生活环境中绝大多数人的宽容和善意,受关注,被打击时永远有人安慰,不必为经济和未来担忧,不怕受到伤害,不用违心地做不该做的事,你现在也一定有一颗更透明的心。

一人里最有小少爷气质的角色应该是风星潼。他性格温和,受到父亲和姐姐的保护,天赋一般但也成功地继承了拘灵遣将,没什么明确的理想,也没有心结,是个真正淳朴的好少年。

罗天大醮篇他抢走东北两兄弟的灵,也是出于一个少年得意的炫技心态,说了会还就一定会还,尽管对方在场内场外都拿他没办法。有借有还对他而言是一件特别自然的事,他根本没想过要把灵据为己有,但他却像保护自己的东西一样保护它们。

真是个好少年。

王也也是个少爷,但没有小星星那么标准,他是一个性格极端的少爷。他有一套很风格化的价值观和行事准则,无论做什么都只用自己的价值观判断,从不管别人怎么看。从这方面来看王也有种被宠坏的意味,幸而他这套价值观很普世,容易得到别人尤其是看客的认同(当然你要是他妈可能就认同不了了……)。

另外还有一个角色是少爷的反义词,就是张楚岚。他和几位出身好的角色之间的不同就非常明显,碧莲做的所有事,都是以“对我有利”为基准,我看了好几百话漫画,可我除了心机,根本说不出这位主角到底是什么性格!

顺便,虽然小星星是最像少爷的角色,但他姐姐风莎燕并不很像大小姐。问题出在她的性格,风大小姐非常要强,渴望独立,但父亲的强势和靠谱又让她意识到自己再怎么厉害也很难超越父亲。最关键的是,因为她没能继承拘灵遣将,所以她对自己是否厉害这件事都是存疑的!

所以一方面她特别渴望独立,另一方面又不信任自己,心里隐隐觉得自己想脱离父亲的掌控获得独立是非常愚蠢的事。

她心结太重了。这种渴望独立又否定自我的心结特别容易得到女孩子的共鸣,我也不知道二叔他一个叔怎么琢磨出来的……总之,我觉得如果风莎燕是和碧莲类似的出身,她现在会更自信、更强大,优渥的家庭环境给她的影响是负面的,但这不是她爸的错,也不是她的错。

如果说一个最像大小姐的角色,目前我觉得是玲珑,如果忽略掉她的红黄点点大秋裤的话……


说回诸葛青。诸葛青也算是少爷,但他和小星星、王也又不一样。

根据我前面说的,少爷们和碧莲最大的区别就是“印象管理”。

我们在选择上网头像的时候会注意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头像这东西不能一味用好看的图,应该用能给别人留下正确印象的图。比如你想给看到头像的人留下“我很好说话”的印象,就要用可爱的卡通图案或是宠物,诸如此类。

碧莲对管理别人对他的印象特别重视,这种重视对他而言是下意识的,每分每秒都提着精神,需要他蠢时他就蠢,需要他精时他就精,需要他做个可靠的人,他马上就变可靠了。这些变化都是以他的需求为基准。

相反,少爷们的共同点是,都不太注重印象管理。因为他们从小就不太有讨好人的习惯。

小星星和老王都是挑最喜欢的图做所有号头像的那种人,他们留给人的印象是统一的,就是他们自己认为最好的状态。虽然偶尔也装,但都有直接的目的,装的也不像。

这种特点在诸葛青身上也有。究其根本,他习惯随口把心里想的话都说出来的原因是,他往往并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

对在乎的人和事他则会隐瞒。

跟上面两位不同的,一个是他有心结,前二十年一帆风顺,对自己对家族有绝对的自信和自豪,春风得意地刚走出家门,突然撞上王也,自身和家学都被全盘碾压,这失败对一般人来说顶多丢脸或是伤自尊,对他来说则是颠覆。这个打击是个痛苦的拐点,老青从这时起不再是个完全坦诚潇洒的小少爷了。

另一点,他对自己要求很高,但又没有像王也那样独特的价值观,他想要的是不管从什么视角、用什么价值观评价,他都问心无愧。

所以说他想得多,因为他不断切换视角,从朋友、家人、前辈、后辈,可能还有七大姑八大姨们的视角来评价自己。

这样其实活得特别累。

碧游村最后“男孩A女孩F”那段,有弹幕说“明明都知道说的是谁还要男孩女孩的,好矫情”。我觉得老青就是这样矫情的一个人,因为他身上背了太多枷锁太多眼光,以致于让他面对自身的龌龊时,根本不敢用第一人称。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潇潇洒洒,但枷锁已经在身上了,强作潇洒是不行的。

不管用第几人称,反正老青最后还是强迫自己面对了,他知道如果再拖,心魔会吞噬他。

矫情本身不是错,不敢面对自己才是错。

这些枷锁让老青活得累,但也在黑化的边缘给他套了一层安全带——他想要力量,但如果只追求力量,他会愧对某些人,所以他在这边缘极其费力地转了个弯。

做条咸鱼或是做个反派都能轻松,老青偏要背着这些,累死也不放。


所以,我们阿青他是狐狸吗?是狐狸吗?

他简直是头老骆驼!


关于老青心思重、想得多,教育起点少年那里也可以体现。

想象一下,如果被拜托教育起点少年的是老王,画风一定是他找到少年,盘腿静坐,先给你讲讲我们《清静经》。什么?你不听?不听只好打一顿了。打醒不谢,打死抱歉。为什么他总是劝退失败,就是因为他头脑里有一套碾压一切的价值观,他根本不屑于去站在别人的角度、用别人的观念理解事情。

如果是碧莲,他想的一定是,老马为什么拜托我做这件事,做成功对我(宝儿姐)有好处吗?做失败有坏处吗?怎么才能把这个好处最大化?

↑碧莲这个嘴炮技术根本不配做少年漫男主啊……

所以嘴炮担当就由老青来了,他不仅花了好几话的功夫教育素不相识的少年,甚至还捎带教育少年的后宫!这太他喵的无私了。

其实不是老青无私好为人师,而是教育少年的那些话他在成长过程中已经琢磨过无数回了,现在拿出来就用,不仅不费脑子,还很爽。不像老王,满脑子“常应常静”,让他说教他还得现编词。

就像此刻我在这儿逼逼,不仅没有任何好处,可能还会讨人嫌,但表达这件事本身就很爽啊,憋着很难受啊!


漫画里经常会给配角贴一个特别显眼的标签,然后每次出场都拼命强调,加深印象,这是一种特别有效的方法,但是一人里没有利用过这种方法,不管是多次要的角色,每次出场时都在展示自己新的一面,每次露面都变得更加立体。

对诸葛青这样一个配角,二叔没有忽略他独特的说话方式,也没有粗暴地用口癖、方言、话唠或无口来贴标签,而是一句不落地在使用诸葛青这个人的语气,解说、搞笑、推进剧情,从没写出去过,这真的太有心了。

现在的网文、网漫,包括日漫,鲜明但也标签化的角色大受欢迎,引来众人模仿。标签化自有标签化的好处,但二叔在这种洪流当中没有选择跟随,而是费力地研究着可能根本不会被读者注意的细节,同时也没拒绝吸引观众的噱头,我觉得特别难得。

我唯一不满的就是老青的衣服一次比一次随便TAT 进村一趟怎么衣品也变差了……我不管我要看诸葛青穿白衬衫……


↑白天刚存的一个太太截的图,真是可爱他妈哭——可爱死了!


逼逼完了,感谢观看,希望和你有一点共鸣。

不同意的说观点,不说也行,别骂啊,玻璃心。

以后说不定还逼逼。

我永远喜欢诸葛青//////^//////